书里说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宜小说dksc1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其中原由,若真要细细推算起来......

乔怜想要试一试他,看南宫久是否真如自己设想一般,参与其中。

“南宫老板想要听真话?”

南宫久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么一通反问,有些哑然的看着她。

乔怜见他神情反应如此反常,霎然间表情一顿。可也只是一瞬,她便恢复了原有的表情,只是眼底若隐若现几分懊恼和警备。

好奇归好奇,可好奇也害死猫啊!

南宫久没有错过她的情绪变化,如此一来,自己的背后已然渗出好些冷汗,渐渐扩散而出的凉意刺激着他。

“乔兄此话是什么意思?”他强做镇定,只不过眼底多出几抹不易察觉的暗色。

此少年思绪之深,远远过他的想象!

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间变得微妙起来。

乔怜没再急着回答,反而开始为两人斟起了酒。她端起精致的酒瓶,手腕轻轻一抖,瓶口微微倾斜,一股细如丝线的酒液便缓缓流出,落入杯中,出清脆悦耳的声音。

“喝酒吧。”乔怜率先一饮而尽,颇有着‘一酒带过’的意思。

南宫久亦知没有追问下去的必要,借此释怀一笑。

“乔兄海量,本公子自然奉陪。”才方饮罢,正巧外头就来人送来了刚抽出来的诗题,南宫久起身接过,立称:“好字!”

他笑着,得意一挑眉,看向乔怜,宣布道:“今日的酒令是‘梦’字,品酒吟梦,正合心意!”他肆意飒然,接连又饮下一杯。“来来来,还请纸笔,让我一睹乔兄的文采如何?”

乔怜看着面前的纸笔,丝毫未动。

这个时代的字体与她所学得还是有出入,加之这副身体之前也没有学过写字,她虽能连猜带蒙的读懂书籍,动笔却是一大挑战,这也是她一开始请纸时犹豫的原因。

可......看南宫久这幅期待的模样,她还真难开口。

“乔兄?”南宫久眉毛轻佻,眼睛闪烁着独特的光芒,藏着无尽的笑意,不忘提醒道:“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就要收纸斗诗了,若是写不出,可就没机会‘以文换金’了。”

他笑意中透露出几分坏,不过,更多的还是一丝挑战和戏谑。

乔怜本想着寻个借口,假意自己不会作诗搪塞过去就是了,可一听‘以文换金’四个字,眼睛都止不住亮。心底念头一改,扫了一眼他,不经意间揉揉自己的手腕,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,眼神清澈而坦诚:“我的手......旧疾复,暂时提不了笔写字。”

“无碍,这是小事,乔兄只管说,我来替乔兄执笔就是。”果不其然,南宫久是不打算放过她的。这也正合乔怜的意,只可惜南宫久还未察觉出对面人的小心思,自以为是自己占据主导,忙不迭的步步相逼,立刻提笔,生怕乔怜会推辞。“乔兄请吧。”

他嘴角挂着一抹狡黠的坏笑,眼睛闪烁着算计的光芒,这一幕尽收乔怜眼底,显的有些好笑。

“那好吧。”乔怜状作恭敬不如从命般,轻轻地抿了一口酒,抬起头,脑中略思索一番,开口吟了一句易安的吟梦词。“天接云涛连晓雾,星河欲转千帆舞,仿佛梦魂归帝所,闻天语,殷勤问我归何处。”

她的每一个字都说的极慢,到后面愈轻起来,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哀愁。

南宫久停下笔,看着乔怜脸上表情已不如之前淡漠,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淡淡的忧郁,一瞬间衬得他像个温婉女子。

他有些被自己脑中的想法给吓住,忙也顾不得诗意,提笔替他一字一字记下,一时间不敢再抬眼去看他。

南宫久自小对诗书就并不擅长,但眼下,尽管自己再不是行家,也能感知此其中用字之精妙,一时间也被吸引住,不再胡思乱想着。

“乔兄,我写好了,你看看。”他将纸递过去。

乔怜接过查看,倒意外觉得南宫久的字迹写的十分流畅好看,点点头,毫不保留地赞叹道:“恩,你的字写的不错。”她由衷地笑起来,眼眸弯弯,嘴角上扬,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愈显娇美。

此举可又将南宫久给看愣了,甚至都忘了高兴和道谢。

直到乔怜将诗纸给了旁人拿走,回来与他四目相对。他这才反应回神,眼中飞闪过一丝戏谑,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说道:“哎呀,方才见乔兄一笑,仔细打量下,觉得乔兄竟生得这般俊俏。是不是投错了胎啊?你笑起来时,眉眼间简直就跟个姑娘一样。”

乔怜听完,不恼不怒不辩,只冲着南宫久举杯:“喝酒吧。”

他开怀一笑:“乔兄啊乔兄。”看得出,南宫久是真开心了,“今日能遇见乔兄,真是三生有幸!”

他借杯中酒庆祝,才说完,嘴边笑意稍收,继续道:“只是,方才见乔兄诗中略有迷茫之意。”南宫久凑到乔怜身边坐下,手中还拿着喝完的空酒杯。“怎么?乔兄小小年纪,莫不是遭遇了什么变故不成?”

问到这,他又忽然想到什么,赶紧补上一句:“对了对了,还未过问乔兄家中长辈兄弟,不知乔兄排行第几啊?”

“家中只剩我一个了。”

得到这样的回答,南宫久显然意外,却又好似有些意料之中。

“如此,今日见乔兄分外亲切,也是缘分。不如今日我就认了乔兄作阿弟,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,只管来找哥哥我就是。”说完,他取下腰间的玉坠,将它递到乔怜的手中:“这个给你,若有需要,便可凭此玉坠来找我。”

南宫久说起话来本就难得消停,非得说上一大串才罢休,乔怜越听越觉得走势不对,直至见他拿出玉坠,方明白他真不是开惋惜啊,眼中飞闪过一丝惊讶,摇摇头:“这太贵重,我不能收。”

“哎呀,这有什么的!”

南宫久一把抓过乔怜的手,硬是将手中的玉坠给塞到了她手里。

“你我一见如故,我既是愿意认你这个弟弟,你还能有什么顾虑的?难不成是你不乐意认我这个哥哥了?”

他嘴角挂着一抹狡黠的坏笑,眼睛闪烁着算计的光芒,这一幕尽收乔怜眼底,显的有些好笑。

“那好吧。”乔怜状作恭敬不如从命般,轻轻地抿了一口酒,抬起头,脑中略思索一番,开口吟了一句易安的吟梦词。“天接云涛连晓雾,星河欲转千帆舞,仿佛梦魂归帝所,闻天语,殷勤问我归何处。”

科幻推理推荐阅读 More+
末世囤货,手握千万资金开局

末世囤货,手握千万资金开局

写的什么东西
简介:关于末世囤货,手握千万资金开局:南宫雁一睁眼就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末世前一个月。既然上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,她就要牢牢把握,这一次她要我命由我不由天!自带的空间系统属于纯纯开挂,别人还在辛辛苦苦的收集物资,南宫雁只要走过,物资就自动收纳进了空间里,所有物资都被她洗劫一空。担心黑土地里种的菜不芽?系统给上了增产buff!担心牲畜生病大规模传染?系统给上了永无疾病buff!担心基地不牢固丧尸一碰就
科幻 连载 89万字